lordeexcx

那一天不会来了。

奔流


回忆起第一次见到胡历时候的场景,纪鹤天仍然觉得心在酥酥麻麻地战栗着。

 

他堂堂sky娱乐的董事长,这些年无论是手下捧红过的,有过合作的,攀关系想要爬床的,歌手明星模特,林林总总争奇斗艳,什么美人佳人才人都见过,换句话说,他青年才俊倜傥风流,又是娱乐商业帝国的中心,他想要什么人得不到手?

 

可纵使他能上九天摘星,却揽不下那轮明月。胡历就是那轮明月。

 

初见他第一眼,他在一个商业活动里初次走红毯,名头小得和一堆十八线走在一起,他穿着不怎么合身的西装,眼睛却明亮得很。纪鹤天从为他备的加长林肯里走下来,独自走完全程,走到末尾下台的地方,胡历一个人孤孤单单站在背景板边的空地上,别人都是浓妆艳抹看得人腻歪,只有他清清爽爽的黑白衬衣,和俗世烟火很好地做了反义词。

 

就那一眼就入魂了,可纪总没抓着人,活动结束后去查,才知道竟然是对手公司新签的艺人。他没拍过戏,没上过广告,很少出商演,唯有一张原创专辑,风评不错,却因为宣传实在不到位所以反响寥寥。

 

纪鹤天拐弯抹角地跟他吃过一桌饭,当然不止他一个人,纪总灼热的眼光他丝毫没发觉,和sky的艺人聊着唱歌相关的事,喝得兴致来了还唱两嗓子,可是面对纪鹤天,他就垂下头恭恭敬敬一句:“纪总好。”

 

那场饭局算是有点莫名其妙,但是在胡历被sky签下来后,他们出入饭店的照片就成了媒体口中的“早有接触”,各家分析都是胡历实际上没什么实绩,目前也谈不上未来可期,只有小道消息说是纪总亲自把人接来sky的,只等看sky到底怎么捧红他。

 

纪鹤天把他签到自己名下之后觉得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事,很快就表了白:跟了我,我捧红你。

 

胡历装作听不到,又装作听不懂:纪总,我只是喜欢唱歌。

 

纪鹤天一开始不急。他给胡历安排了最好的经纪团队,顶级流量的资源配置都来一套。

 

先是最好的电视剧电影剧本奉上,胡历不会演戏?请电影学院的教授来亲自授课,一对一封闭训练。再来把美国日本韩国什么的音乐合作团队都请来,胡历愿意用哪个就哪个,总能出两首大爆歌曲。综艺不能落下,纪总亲自审内容,过于真情实感的不接,太辛苦的不接,拍摄地出了国的不接,话说太多的都不能接,还得有胡历感兴趣的音乐类的元素。广告资源也是有的,一线流量还是代言人,胡历当个新来的大使,曝光率却比主番还要高。

 

面对着这些饱含着纪总爱意和决心的安排,胡历的反应却十分漠然。

 

电影不接,他没那么多时间进片场磨着;综艺不上,没有感兴趣的,广告只接受拍拍照,其他的站台活动都不出现。

 

纪总接收到关于胡历的一个个拒绝的反馈,几乎有些匪夷所思,这是天上掉馅饼了怕有毒吗?

老子这种米其林厨师给你画的饼,你还不好好吃下去?

 

但是纪鹤天倒是发现,唯有自己给他的音乐制作团队他没拒绝,音乐专辑上的投入他没有一点异议。纪鹤天这算是明白了,胡历大概是真的醉心于音乐,之前的公司大概也不是不愿意包装他,他不要而已。

 

开玩笑,不红做什么明星,不红谁听你的作品?纪鹤天不信那些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励志故事,他几乎是要苦口婆心地劝胡历了。

 

胡历对他本人不咸不淡,但是也愿意为纪总亲自演唱自己的未公开的新曲,看纪总跟个小粉丝一样听得如痴如醉大力鼓掌,也露出有小小虎牙的微笑。

 

他真诚地对纪鹤天说:“纪总,你不知道外面的人都说你签了个赔钱货吗?”

 

纪鹤天抓着他的手:“那是他们没眼光。胡历,我对你都愿意倾其所有,不仅是我有眼光。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?”

 

胡历说:“可是我想靠实力….”

 

纪总真实的着急:“胡历,都8102了!你看看现在娱乐圈竞争多激烈,多少人挤破头想当明星啊,我旗下的音乐厂牌一年收不到十个艺人,你知道我们拒了多少人吗,他们不优秀吗?说实在的,有的比你都强,但是我们看不上,不愿意捧。你别信酒香不怕巷子深了,等你红了,你多的是让别人听你歌的机会。”

 

胡历沉默了,纪鹤天继续说:“我不是不让你唱歌,你以前在房间里唱,现在我让你去万人舞台唱,但是首先你得配合我坐上那个去舞台的升降机。”

 

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有耐心,大概这tm就叫做爱吧,想不到自己堂堂纪鹤天,为了爱仿佛变成了老父亲,为自己不成器的儿子苦口婆心。

 

胡历似有触动,说自己回去好好想想。

 

那之后他果然不再抵触纪鹤天给他安排的资源了,甚至上了一档音乐类的综艺做固定嘉宾。那档综艺里每期都要做实地演出,胡历不错的性格和帅脸以及不俗的实力很快就俘获了一大批迷妹,专辑趁热打铁推出,五首原创几乎是屠了音乐榜单。

 

纪鹤天给他安排了盛大的庆功会,此时已经有流言四起,说他和胡历关系暧昧。

 

纪鹤天真的觉得很冤,他第一次希望八卦杂志说的是真的,cp粉的yy也是真的。如今是相对来说较为红的偶像胡历,对疯狂捧自己的顶头上司纪鹤天的唯一答谢,也就是给他留了演唱会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。

 

纪鹤天几乎想要放弃自己追求者的身份安心当胡历老板的时候, vip的第一排听胡历唱歌就把他的爱火重燃,热泪地想老子一辈子也不要放弃这个宝贝。

 

演唱会到结尾,主持人问胡历的爱好是什么,胡历羞涩一笑:“我还最喜欢唱歌了。”

 

纪总认真地在台下想自己要不要改名叫纪唱歌算了。

 

胡历那天画了星星点点的黄色眼妆,眨眨眼仿若流萤,说完这句话却似乎有泪光,他一点哽咽地说:“我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永远就会停在同一个地方了,但是热爱让我永远向前追求我的所爱。”

 

胡历没有辜负他的强捧,他用自己的歌声获得了真正的关注和掌声。纪鹤天觉得胡历就像一条河,缓慢但是坚定地往他想去的方向奔流。

 

他看过那么多拼命想红的人,也见过许多天赋异禀的幸运儿,他们被裹挟着冲往不同的地方,鲜少有真正在自己想要的地方站稳的。

 

“@纪鹤天:我有清朗白月光、夏风里的流萤、隐约传来的惊雷。你是奔流不复还的河,而我奔流的方向是你。”

 

那天演唱会结束,很少更新的纪总微博更新了这一条。

 

在他如同一个普通文青一样发完这条微博后,纪鹤天依然是那个运筹帷幄的纪总,他听完演唱会还要去机场,明天有无数场会议等着他开,无数个决定等他下。

 

但是他的微博却和平常不同一样地开始疯狂响起提示音。

 

在消息栏的“特别关注”那栏,是爆炸的起点。

 

“@胡历爱唱歌:写得好,明天可以谱个曲,唱给你听。”

 

纪总立刻打电话通知秘书:“取消,取消,明天给我把行程取消!!”

 

秘书惊慌地应答着,问他明天有什么临时计划!

 

纪鹤天语气沉稳中带着无法抑制的欢欣,心里的小河哗啦啦:

 

“上九天,揽月去!”

 

Kindle x Hobo 红黑与新旧

保持初心很难
可是不到最后
谁都无法预知未来的模样

“向你奔跑”